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 > 文章内容

惠州学生校外托管需求旺盛 家长最关心啥?_惠州新闻_南方网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7-11-07 阅读:

  如今校外午托遍地开花,简单取缔和关闭都不现实,午托班究竟该怎么走?怎样让校外午托正规化?

  如今,每到中午放学,我市不少小学生会被午托班的工作人员接走,午托的火热发展,满足了不少家长托管小孩的需求。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从惠城区教育局安全办公室了解到,当前惠州市校外托管机构保守估计有600家以上,市区每个小学周边普遍存在十几家托管机构,可以说午托已经成为小学周边“标配”。

  在“托管机构对您小孩帮助效果如何”这一问题中,50%的家长认为“效果一般”,40%的家长认为“效果明显”,2.5%的家长认为“效果很明显”,7.5%的家长认为“效果不明显”。调查队有关负责人直言,辅导形式不够专业,菜式单一,活动空间狭小,多种因素导致学生在托管机构得不到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家长普遍认为当前托管机构有待改善,目前托管机构提供的服务尚无法较好满足家长的需求。”

  在与校园周边的托管机构访谈中,调查队还发现,部分托管机构有办理工商营业执照、食品卫生许可证和税务登记证,但是缺少消防安全合格证和工作人员缺少健康证、教师资格证。“特别是二楼的午休房间,没有任何消防设备,楼道和楼梯也没有张贴消防疏散指示标志,一旦发生火灾,无法保证学生安全疏散逃生。”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说,同时,托管机构通常只有3-4个人负责照看孩子,没有配备专业的保安人员,治安环境存在隐患。而厨房内的环境卫生条件有些不符合餐饮服务行业的卫生标准,对托管学生的菜式和营养缺乏相关知识与研究,对学生身体健康造成了较大的食品安全隐患。

  东时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为了吸引更多生源,校外午托机构除了接送学生、提供午餐、提供午休等基本午托服务外,纷纷超范围经营,打起了“辅导牌”。课后作业辅导成为“午托”套餐的标配,部分午托机构还设有“晚托”“晚教”套餐,提供“专业老师”作业辅导、复习、预习功课等服务。东时记者从教育部门了解到,课后辅导作业属于教育范畴,需要办学许可证,午托机构打出的“辅导牌”若没有教育局批准是不合规定的,属于超范围经营。

  建议

  呼吁

  调查队随机走访了的几家托管机构发现,惠州市托管机构多选址在学校周边的街铺和民房内,有的是租用小区的临街门店,有的是租用居民住宅,选址为街铺的托管机构一般一楼门面用作学习辅导和用餐的场所,二楼的阁楼用作午休的场所,在二楼狭小的阁楼内密布着若干间房,每个房间摆满了上下床铺的双人床。

  @开门,是我:对黑午托要依法打击,坚决取缔;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正规午托要依法整改!

  @云朵的世界:孩子的事情马虎不得,在解决学生托管问题上,很多国家已经建立了校内托管、校外托管、社区托管和社会组织参与等多种学生托管模式,政府也可以根据情况学习他国经验。

  简化审批程序从业者持证上岗

  在家长反馈的食品安全管理规范这一问题中,47.5%的家长认为托管机构食品安全管理“一般”,这一选项所占比例最多。12.5%的家长认为“较规范”,35%的家长认为“规范”,2.5%的家长认为“较不规范”,2.5%的家长认为“不规范”。这反映出家长对托管机构的食品安全存在忧虑,托管机构的食品卫生有待加强。

  半数家长认为托管效果一般

《东江时报》一直关注学生的托管问题,曾作过多次报道。

  然而遗憾的是,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发现,该《办法》并没有真正实施,惠州市校外托管机构当前处于监管的“真空区”。“2014年惠州市教育行政部门曾专门针对校外托管机构出台过《惠州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但是该暂行办法由于各种原因并没有获得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的批准,因此并未能真正施行,但这一有益尝试为日后监管树立了标准。”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表示。

  同时,每家托管机构工作人员数量大约在6-10人,而托管学生人数则大约为50-100人,学生人数多,包括托管老师在内的工作人员数量远远不能满足照管学生的数量。调查队相关负责人分析:“由于托管机构数量众多,竞争激烈,托管机构不敢擅自提高收费,为节约成本,托管机构的场所面积和工作人员人数必定不能达到相应的标准,从而带来托管服务质量下降的问题。”

  加强对校外托管机构监管迫在眉睫

  @奇妙的喵:很多家长因为要上班没时间,所以才放午托的,话说如果学校可以午托就好了,午托老师可以请合同工啊,毕竟在学校里面管理还是信得过的,就算没有床午睡起码安全。

  现状

  在“选择的托管班的活动场所是否存在消防隐患”这一问题中,70%家长选择了“是”,30%的家长选择了“否”,反映出当前托管机构的消防安全有待加强。

  此外,应定期组织联合检查,教育、食药监、消防、公安等部门定期对校外托管机构的食品安全和消防安全进行联合检查,特别是对基础设施、卫生条件、消防安全及经营资质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整改后符合条件的托管机构予以正常营业,无法整改或整改后不符合条件的,责令停业整顿,从而达到消除各种安全隐患的目的。

  在惠州市李瑞麟小学附近某托管机构,二楼90平方米的空间,住下的学生数量达到58人,人均面积只有1.55平方米,远低于2014年计划出台的《惠州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的托管学生人均建筑面积应当4平方米以上的规定,即使算上一楼90平米,也没有达到人均建筑面积4平方米以上的规定。

  @富川未来星:给大家支个招,选择午托一定要去厨房看看,消毒柜必须有,然后走进去一看,一定要很干净,甚至比大厅还要干净,这样的午托,我觉得是可以的了。

  对于家长关注的托管班的费用问题,家长选择的托管班费用大部分集中在“2000~3000元”每学期这个区间,占比达到65%。其中,67.5%的家长认为当前托管班的收费“合理”,认为托管班“费用高”的家长仅占比5%,认为托管班“费用偏高”的家长占比27.5%。“从调查来看,家长认为当前托管班的收费较为合理,但随着物价以及人力成本的上涨,托管机构将不断压缩成本从而带来各种安全隐患。”调查队该负责人分析道。

  本版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刘乙端 通讯员鄢青云

《东江时报》一直关注学生的托管问题,曾作过多次报道。

  午托市场的火热有其必然性,家长对于午托的态度可谓又爱又恨。“午托可以说是这个快节奏时代的产物。我们既需要它,也希望它能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给孩子提供良好安全的环境、健康卫生的伙食和营造一个欢乐的氛围。若是能做到这样,我想大部分家长内心还是很接受午托的。”孩子在南坛小学上学的钟女士期望,我市能制定出台“午托”行业标准,工商、卫生、食药、教育等相关部门应不定期对托管机构进行清查和监管,保证各方面安全达标。

  “眼下托管机构处于‘脱管’状态,如再不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并把管理办法落到实处,托管机构的安全隐患将逐步显露,将会损害到学生及学生家长的利益。”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相关负责人建议由市政府牵头,召集教育、卫计、工商、消防、公安、食药监等部门,联合下发校外托管机构管理办法,对托管机构的性质、开办条件、审批程序、监督管理等作出明确规定,做到部门监管有据,托管服务有范。

  实际上,2014年我市就出台了《惠州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该管理办法定义了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主体:市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全市校外托管政策的调研、制定、组织实施和监督管理工作,县(区)教育行政部门负责辖区内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的政策实施和学生校外托管机构设立审查及监督管理工作。

  在“托管机构是否为学生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或者食品安全责任险等商业保险”这一问题中,72.5%的家长选择“否”,27.5%的家长选择“是”。可见,托管机构需要加强对托管学生人身安全食品安全的防范。

每到中午放学,我市不少小学生会被午托班的工作人员接走。 《东江时报》记者张艺明 摄

  由于没有行政法规对托管机构监管主体进行规定,教育主管部门并不能从食品安全、消防安全、治安监督等方面进行有效管理,“目前教育主管部门的办法就是通过对家长进行安全宣传教育,让家长在选择托管机构时认真核对所要选择的托管机构是否拥有工商执照和食品安全许可证,通过选择相对正规的托管机构来避免自家小孩所面临的安全问题。”但调查队也认为,在当前缺乏有力监管的条件下,即使是选择相对正规的托管机构也难免出现安全纰漏,加强对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迫在眉睫。

  逾4成家长认为食品安全管理一般

  托管机构多选址在学校周边街铺和民房

  “当前托管机构竞争激烈,很多小学周边都经营着十几家托管机构,托管机构为压缩各种运营成本,在食品、消防、治安等安全管理方面投入较少,使得各种安全隐患暴露出来。”该负责人建议,政府应加大对托管行业扶持力度,投入一定的财力,整合校园周边的托管机构,合并若干小规模经营的托管机构,鼓励社会力量把校园周边的临街商铺进行整体租下并改造成具备一定规模的托管机构,对托管行业进行税收减免,简化托管机构开办的行政审批程序,解决家长越来越多的托管需求,让托管机构也成为学校教学活动的校外延伸。

  调查数据显示,家长送孩子去托管机构的原因中,“解决孩子的吃饭、午休和上下学接送问题”的占比达到65%,构成当下家长送孩子去托管机构的最主要原因。“解决孩子的功课辅导问题”占比27.5%,“解决孩子学习自觉性差的问题”占比7.5%。“这印证了当前城市生活节奏加快,家长忙于自身工作而无暇中午接送自家的小孩,家长对托管机构需求越来越高。”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家长选择托管班关注的主要因素这个问题当中,“人身安全”、“食品安全”、“环境卫生”构成了家长关注的前三个最主要的因素,分别占比65%、57.5%和50%。

  近年来,由于家长工作繁忙、居住地较远等原因,惠州市午托行业非常火爆。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未来几年学龄儿童快速增多,校外托管机构数量也必将快速增长。日前,国家统计局惠州调查队从教育主管部门、校外托管机构和托管学生家长三方面进行调研。调查显示,当前学生家长对校外托管机构存在较强需求,但惠州市校外托管机构缺乏有效监管,引导午托市场规范发展、“托”住孩子们健康成长,是当前面临的迫切课题。

  在从业人员方面,该负责人建议,应加强对相关从业人员的资格审核力度,必须具备责任心强,真诚爱心,有专业水平,身体健康等基本要求。加大对托管行业从业人员的培训力度,逐步推行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制度,把托管机构的服务人员纳入职业技能培训范围,制定详细的培训计划,经考试合格后颁发相应的资格证书,对从业人员定期要求体检,身体条件业务水平达不到教育行业从业标准的,禁止从事托管行业的工作。

  七嘴八舌

  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校外托管机构不是严格意义的办学机构,不属于当前教育行政部门的管辖范畴,以营利为目的校外托管机构属于服务行业,应该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办理注册登记。但在我国有关工商行政法规中,行业分类还没有“学生临时托管”这一服务类别,因此工商行政部门也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监管,校外托管行业成了真正的“两不管”行业。

上一篇:小明魂牵梦萦的“美女”竟是一名“纯爷们”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